丝瓜视频app体验

“我不想放过自己,因为是我害死了他,我伤害自己,也是我应得的,我被自己困在道德里面,但是我不会忘记报仇,龙猷飞作恶多端,犯下很多条人命,我不信找不到漏洞,我这一生,都会为报仇不断坚持,不断努力。”

“不觉得说这话恶心和虚伪吗?以的能力能做得了什么,不过是为的懦弱,碌碌无为寻找借口,我在身上看到的只有妥协,只有自以为是,只有惺惺作态。”金姨冷漠地说道。

白汐不想争辩了,没有任何意义。

她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想法,自己清楚就好,不必说服别人。

别人怎么想的,怎么认为的,无所谓,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就好。

“或许是吧。”白汐垂下眼眸,不再看金姨,“我们什么时候走?”

金姨眸色沉了下来,定定的看着白汐。

“现在愿意嫁给龙猷飞了吗?”金姨问道。

“不愿意。”白汐清晰地说这三个字。

“即便是为了报仇,也不愿意?”金姨再次问道。

白汐看向金姨,因为哭过,眼睛红的如血,脸上也有没消逝的泪痕。“从前有一对夫妻,男的出轨了,女的心里难过,为了报复这个男的,也去出轨,金姨觉得这个女的做的对吗?”

“自甘堕落,她的这个行为换不回老公的回心转意,只会更加厌恶,也会坏了名声,最后结果只会更悲惨。”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金姨在这件事情上好像拎的很清楚,我觉得这个女孩应该离婚,变成更好的自己,只有自己变得更好,才能遇到更好的人,也是对渣男最大的报复,因为厌恶一种行为,而让自己成为让自己厌恶的人,在我看来,是最不理智的,这就是我对金姨的答复。”白汐坚定地说道。

金姨的眸色沉了下来,嘴角微微往上扬起,表情也柔和了,很是欣慰地说道:“过了我的测试。”

白汐平淡地看着金姨,不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审时度势,能忍,会说话,却又有自己的主见和原则,不被权利,金钱,利益诱惑,很好,大是大非面前,也蕙质兰心,真的很好。”金姨夸赞道。

“我不明白金姨的意思。”白汐狐疑地锁着金姨。

“有很多人都想来我这边工作,这些人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私心,表面对我恭敬,听话,脑子里面全是算计利用。”

“我对,也是利用。”白汐坦白道。

“我当然明白,所以我再不断试探的人性。爱的时候勇敢爱,不爱的时候就勇敢放弃,挺好,今天晚上回去,我会约龙翼航过来,让他认。”金姨说道。

白汐还是防备地看着金姨,“为什么帮我?也有的目的吧?”

金姨没有正面回答白汐,“是不是准备回去后,就不干了。”

“不敢,想等着主动开除。”白汐坦诚道。

金姨扬起笑容,“怀有敬畏之心是对的,那样能让避免很多错误,很聪明,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我帮,确实有我的目的,我没有接班人,我想来接班。”

“不是说我没有能力吗?”白汐不接,也不明白接什么班?

“在我看来,人品比能力更重要,权利越高,犯得错误越大,足够理智,明白什么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该做,慢慢来吧,我应该还能活上几年,可以竭尽全力的教。”金姨说道。

她并不想做什么接班人,但是她确实想要先认龙翼航那边,没有正面回答,问道:“去上香没?”

“现在去。我们九点离开。路上随便找个小店吃个饭。”金姨说道。

白汐看现在还只有七点,她没有陪着金姨去上香,而是去了走廊上。

今天有浓雾,现在这个时间点雾气散不了,特别是在山上,所以能见度不高。

早上的深秋,山中,很冷了,空气却异常的好。

“施主。”

白汐回头,是一身白色僧服的明法。

“早。”白汐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

明法站在了白汐的旁边,“我想了很久,昨天问我,师父和金施主的关系,我说我年纪小,并不清楚,事实上,我说谎了,我不应该说谎的,抱歉,我知道。”

“没关系,说或者不说,是的权利,大师不用自责,或许不说,是判断后的结果。”白汐原谅道。

“师父和金施主是母子关系。”明法说道。

白汐这倒是没有想到,“我看金姨对您很恭敬。是她儿子的徒弟。”

“金施主是对佛尊敬。”明法纠正道。

白汐明白了,为什么金姨在提到住持的时候,脸色异样,“金姨除了您师父,没有其他子女吗?”

“据我所知,没有。”

“她好像也没有先生。”白汐说道。

明法微微扬起嘴角,“师父收留我的时候,好像就已经没有了父亲,我知道的就这些了。”

“能告诉我这些我已经很感谢。”

“那施主,贫僧还有其他事情,先告辞了。”

白汐颔首,目送着明法大师离开,她的心中还是有很多的疑问。

金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龙猷飞说的金姨的目的是什么!

领养龙猷飞的人是谁,那个谁跟病毒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金姨说让她接班,接班什么?

好多问题压在脑子里,有些烦躁了,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心思都能显示在脸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

什么都清清楚楚的,想得到就靠自己的劳动,那多好,多单纯。

回去的路上

白汐思考了良久,问道:“金姨,收养龙猷飞的人是谁啊?”

金姨眸色一顿,“有些事情我会告诉,应该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知道,知道后对来说,只有无止境的麻烦。”

“金姨觉得会是什么麻烦呢,我要对付龙猷飞,知道领养他的人是谁,也好提前做防备,金姨不想的接班人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吧。”白汐直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