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进入入口

暖色的路灯下,紫薇花翩然随风起舞,目光的尽头敞亮出一道大门,从慕天星她们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上帝之手打开的一扇天窗。

独立于天光之中一道人影,渐渐逼近。

车里的人一阵紧张,可是慕天星却看出,那是卓然。

放下车窗,待他靠近后,不等慕天星开口,卓然已经彬彬有礼道:“慕小姐,阿诗做了晚餐,倪少跟四少邀您一起进去尝尝。”

言外之意,慕天星之外的人,不给进!

慕天星的面颊闪过一丝复杂,看了眼慕亦泽跟孟逸朗,又对卓然道:“我找雅钧哥哥有重要的事情!人命关天的事情!”

卓然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对慕天星说话的口吻很是温和:“慕小姐,眼下在倪少与四少眼里,用膳才是天大的事。您若是不需要用晚餐的话,那请回吧!”

卓然跟在凌冽身边比较久,属于清冷型。

他一出场,盛夏的夜晚都变得冷漠如秋。

慕亦泽夫妇跟孟逸朗在车里,竟是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说多错多。

但是孟逸朗还是忍不住小声对着慕天星道:“闺女,伯伯求了,拜托了,先进去,跟他们说说小龙的事情,求个情看看?”

既然他们都进不去,总不能都无功而返。

自己浴室内嬉戏好开心

慕亦泽面色复杂地想了想,对女儿到:“去试试吧,已经这样了,能多帮着小龙哥……”

“慕先生。”卓然忽然开口打断了慕亦泽的话,对其淡漠地开口:“四少今天知道了孟小龙先生对慕小姐做的事情,非常愤怒。四少说了,这件事情不论谁开口替孟小龙求情,都没用,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切得按照规矩来。倪少的意思是,倪少听四少的。”

众人:“……”

倪少听四少的?

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可能会是太子的人物听一个废物的?

慕天星有些紧张地看着卓然:“我跟小龙哥没有发生什么!”

最怕凌冽误会了,她想解释清楚,她还是清白的。

焦急的小脸满是忐忑与期盼并存的光,还夹杂着想要为孟小龙求情的小心思,令慕天星此刻看起来,是如此楚楚可怜而又欲言又止!

卓然轻叹了一声。

这幅模样,他见了都于心不忍,要是出现在屋子里,只怕四少的心都该疼坏了!

卓然忽而抬起两只手,左手摸着右手的手腕,右手的手腕还在转动着,像是在活动关节,口吻更是阴冷了很多:“慕小姐,四少自然是知道您完好无损的,不然,依着四少的脾气,孟小龙现在早已经不会喘气了!”

众人闻言,心中一沉!

如此这般,还能把孟小龙给捞出来吗?

“慕小姐,请吧!”

卓然也不再问慕天星要不要去,直接打开了她那边的车门,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慕天星看了眼父母跟孟逸朗,道:“我尽快回来!”

小身子还没来得及跳下去,孟逸朗又开口道:“别!别急着那么快回来,记得最紧要的事情,小龙的事情!”

慕天星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我知道了,孟伯伯。”

清甜的一声,唤的孟逸朗很是惭愧!

明明是自家儿子不懂事,惹了事,闯了祸,还欺负了慕天星,现在反倒要慕天星出去帮着解决。

她还不过是个十八岁的丫头,跟他家的小鱼是一样大的!

满载着一车人的希望,慕天星踏着花瓣,嗅着沁香,一路朝着心爱的男子所在的方向前行。

当一片海蓝蓝的景出现在眼前,她的心莫名就安定了。

卓希站在沙发前,自下而上地看着她:“慕小姐,餐厅里面请!”

慕天星的小脸闪过一丝不自在,她想,肯定天下都知道孟小龙想要强暴自己的事情了。

随着卓希前往餐厅的一路,慕天星几乎是小跑着的,当她看见凌冽跟倪雅钧都端坐在餐桌上等着她的时候,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从来不知道思念是会让人如此揪心揪肺的事情!

她想他,想的心都疼!

“大叔!”

小鹿一般飞速扑进了他的怀里,她甚至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的脸。

有力的大手将她的小身子拥紧了些,她的身上散发着刚刚沐浴过后的清香,他疼惜地吻沿着她的发线缓缓而下,一路从额头亲吻到脸颊。

“今天吓坏了,是不是?”

他捧着她的小脸,认真看她的眼。

那种专注的程度,令她心惊!

“大叔,我一点事情都没有,小龙哥他……”

“嘘~!”他啄了一下她的唇,凝视她:“乖,不提扫兴的人。”

“可是,他们还在外面等着我……”

“嗯,先吃饭,一会儿吃完了饭,回去就告诉他们,说,明天傍晚,我跟倪少去慕家用晚餐。”

“额。”

“就这么说就可以了。”凌冽忽而笑了起来,笑的像个狐狸:“我会带上聘礼!但是在此之前,不要告诉他们,我是要去下聘的!”

换言之,他就是要慕亦泽跟孟逸朗摸不着头脑地白白担心一整天,让他们绞尽脑汁地想着他跟倪雅钧究竟为什么要去慕家用晚餐!

慕天星忽然想起来自己在学校里双修的一门犯罪心理学,眯起眼瞧着他,道:“哈!是想跟我爸爸还有孟伯伯打心理战!”

“不愧是我女人,真聪明!”凌冽不吝夸赞她,顺势在她脸颊上又亲了一口,这才对着厨房的方向,道:“阿诗,上菜了。”

慕天星坐在他身边,他们的对面,是倪雅钧。

今天换了一个很典雅乳白色的长方形餐桌,曲诗文也做了几道非常拿手的菜招待倪雅钧,不一会儿,满满一桌精致而美味的佳肴就呈了上来。

小丫头微微笑着,孩子般一脸兴奋的样子成功取悦了凌冽。

他眸光渐深地落在她身上,看着她咬了一口鲍汁鹅掌,连连称赞:“嗯嗯,大叔,雅钧哥哥,这个好吃!”

鲍汁鹅掌是一人一份,每份一只的。

倪雅钧闻言,微笑着就要去吃自己的那份,可是一只白皙的大手却硬是残忍地将他那份给拿走了!

他抬眸一看,才发现,不光是他的,还有凌冽自己的那份,都已经摆在了慕天星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