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富二代f2国产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苏堰有些恍惚的回到府上,他在马车上想了很多。

想来想去,还是打算放下自己跟绫清玄这不清不楚的关系。

等走到他的门前,他突然一愣。

旁边恭候着的管家不解看向他,“大人,您身体不适吗?”

苏堰犹豫两秒,问道:“男子……洞房一次就会怀上孩子吗?”

管家没想太多,“这说不准,当年大人的大哥好像就是洞房后就怀了。”

她突然两眼放光,“大人怎么会突然对这个感兴趣,难道是有喜欢的姑娘了?”想给对方生孩子。

“咳,不是,本官好奇。”

他眉头紧锁,实在不耻将心中的想法问出口。

都好几天了,他现在喝避子汤,还有用吗?

苏堰一脸冷漠的进了房间。

刺绣白纱裙美女披肩长发苗条身姿林间翩翩起舞图片

管家叹了口气,自家大人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哦。

苏堰很少为一件事烦恼成这样,加上苏泽让下人隐瞒自己的行踪,他不知道苏泽已经不见了好长时间。

次日用早膳的时候,他才问道苏泽怎么没出来。

管家道:“小公子身子不适,在屋内休息。”

离上朝的时间还早,苏堰亲自端了早膳去找他。

敲了两声门之后,里面传来了苏泽的声音。

“不吃不吃,都说了不吃,别烦我!”

苏泽以往脆生生的声音带着沙哑,想来是真的病了。

苏堰推门而入,将饭菜放在桌子上,走到床边。

“泽儿,身子不适,好歹吃点东西再喝药。”

缩在被窝里的人一僵,身子不动,发出颤音来,“嗯……好……”

苏堰看了会儿,想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却被避开。

“泽儿?”

“我……咳咳,小叔叔,我想再睡会儿,待会儿再吃饭喝药吧。”

他的嗓子仿佛再多说几句话就真的坏了。

苏堰只拍了拍他的被子,“好,下朝后我立刻回来看。”

“……嗯。”

苏堰离开,门关上,房间又恢复成之前的宁静。

床上的人却突然掀开的被子。

他的里衣松松垮垮,隐约露出红痕来,那双黝黑的眼红肿得不像话,嘴唇也肿了。

苏泽咬牙切齿,“闫杉,本公子要阉了!咳咳!”

他又重新盖上被子,在里面踢了好几脚。

……

一如既往的上朝,苏堰从跟绫清玄平起平坐的软椅,变成和众臣一样的在下站立。

刚开始周边的大臣连声都不敢吭,后来便肆无忌惮起来。

今日,还直接当着苏堰的面参了他一本,让他将虎符交出来。

那语言更是激烈不已,细数着苏堰的不当行为。

苏堰只是神色淡淡的听着,不反驳,也不赞同。

那大臣未说完,就听上方的小姑娘神色清冷,缓缓开口道:“虎符放在丞相那,不妥?”

大臣连连点头,“自然,这虎符,还是放在陛下这要好一些。”

苏堰心中猜测绫清玄要借此机会要虎符了。

大庭广众之下逼迫他。

这种事她……

“朕觉得无碍。”谁知小姑娘只是这样说着,“苏丞相对朕的心意天地可鉴,往后不可非议他。”

这是……直接下令不准别人在朝堂之上说苏堰坏话啊。

几个大臣都变了脸色。

苏堰眸色低垂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闫杉打了个哈欠,幽幽朝苏堰看了一眼便马上收回目光。

他又看了眼绫清玄,叹息着。

怎么办,他把陛下的退婚对象,丞相的侄子给睡了。

他根本不知道苏泽的身份,都进行一半了,那人才叫骂着爆出身份,要千刀万剐他。

都一半了,这谁顶得住。

而且他还哭得那么好听……

于是他借着酒劲和苏泽下的药,就这么继续了。

等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见苏泽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他心中咯噔两下,悄悄把人给送回丞相府了。

作孽啊!

闫杉毫不留情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这声响在朝堂上很是突兀。

闫杉干笑两声,“有虫子。”

绫清玄看他脖子上隐约被啃咬的痕迹,淡淡移开视线。

闫杉这个年纪也大了,是时候找时间赐婚了。

早点定下,之后也不容易被那紫饶国的皇女给骗。

苏堰抬眸,便是看见绫清玄对闫杉意味深长的目光。

他抿着唇,又开始散发低气压了。

大臣们避重就轻说起别的事来。

“陛下,现下国泰民安,那紫饶国想与我国交好,特派人送来信函。”

信函被呈上去,绫清玄看都没看。

“拒了,不接见。”

让女主过来砸场子吗,干脆直接把这剧情断了。

【宿主,不让女主过来,怎么吞并紫饶国啊?】

打仗,一举拿下紫饶国。

【可战争会伤亡无数,不好。】这都是无端引起的杀孽啊。

本座一个人御剑去紫饶国,干掉女主。

想想就方便。

【……】

绫清玄直白的拒绝,让许多大臣不解,开始一个个上前劝谏。

但绫清玄给出的回答都是不见。

苏堰皱眉,从他的角度来说,两国结交是好事,而且是对方过来,这是他们的地盘,不用担忧太多。

在众多大臣失败后,他上前一步道:“陛下,两国相邻,如今……”

他分析了一堆利弊,话音刚落,就听绫清玄道:“好,那便依丞相所言。”

大臣:……总觉得今日的陛下格外宠丞相,是错觉吗?

苏堰听她这么快速的变了口风,神色怪异起来。

就好像,是专门,只听他的一样。

接见紫饶国皇女的事确定下来后,礼部就去办后边的事了。

苏堰见绫清玄下朝后,将闫杉喊走,这心里不知怎的,想起了闫杉那天的话。

陛下想要一个能够辅佐她,还能巩固地位的君后,不是只有他苏堰有这个资格。

大将军也有。

苏堰又想起了梨君妃那娇羞称赞陛下勇猛的画面,心头发闷,甩袖离去。

绫清玄将闫杉带到了御花园,两人坐在凉亭里喝茶,一旁伺候的人变成了梨君妃。

“陛下,宫中不少好酒,怎得只给臣喝茶。”闫杉不喜欢喝茶,非常不习惯。

见他嫌弃的模样,绫清玄盯着他的衣领。

“喝酒误事。”

“臣能误什么……”事,还真有!他面色尴尬,端起茶杯,咕噜喝下一口,差点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