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莓下载app无

♂? ,,

,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风轩成功勾起了晨曦的记忆。

让她清楚早上老妈电话里说的,男方家里给的彩礼的别墅。

原来……竟然是这里!

风轩上前打开院门,空气里满是青草与泥土混合而成的芬芳,还能看见明显的刚刚被割过草的痕迹。

他一手牵着晨曦,一手提着行李,缓步走向别墅大门。

晨曦有些不敢置信,望着阳光下他的侧影。

只觉得,只要真的踏入这里,就会完融入另一个奇妙的世界。

门打开。

里面是不会过时的欧式风格,白色的调调为主,非常敞亮,完没有压抑感。

家里的电器跟家具明显是新的,该是昨天乔夜安就让人过来置办的。

复古麻花辫大眼睛小脸南方姑娘写真

风轩试着开灯,试着四处张望,努力寻找融入这里的感觉。

这里……

会是他的家吗?

“喜欢吗?”他轻声问着:“先随便看看,或者去楼上选房间,我去将东西提进来。”

车里还有很多采购的物品。

晨曦记得一共有五六袋呢,而且大部分都是她的物品,哪里好意思让他一个人提过来?

“一起吧!”

她笑着,转身冲出了房间。

冲进了那一片芳草香气浓郁的院子,也冲进了他的世界里。

有那么一瞬间,瞧着她在阳光下的身影温暖而纤细,他竟然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她。

“看什么呢?”对面别墅的窗口,一道轻灵的声音传来。

倾慕不用回头,直接接过了妻子递上的白咖啡,浅浅勾唇:“看爱情正在发生的样子。”

贝拉上前,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

对面小院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越野车,后背箱、后车座还有副驾驶都被一个女孩子打开了。

那姑娘瞧着气质挺好的。

更有意思的是,贝拉竟然看见了风轩从别墅里走出来,一步步朝着那个姑娘过去!

“啊,小风?”贝拉愣了一下,拍着倾慕的肩膀:“这是?他女朋友?”

“未婚妻,父皇已经下至赐婚了。”倾慕喝了口咖啡。

这消息是倾容、夜康告诉他的。

虽然他人不在宫里,但是每日与倾容联系,倾容对倾慕事无不言、言无不尽。

再加上前天搬来这里的时候,还是通过夜康找的夜安,夜安将自己的自留别墅空出来给倾慕他们暂住的。

因为昨天下至赐婚的事情事发突然,夜安还专门给倾慕打了个电话,说了风轩可能会搬过去的事情。

所以,别看倾慕人不在盛京市,但是他的消息还是非常灵通的。

笑着侧目望着妻子:“要不要过去玩玩?”

“啊?”贝拉嘴角抽了抽:“玩什么?”

他一手执着咖啡,一手爱怜地拢了下她耳边的发,嘴角温暖地笑着:“咱们两个人都易容了。

而且,还戴了美瞳眼镜,都是琥珀色的眸子。

去之前在嗓子里喷点药,可以改变声线,管两三个小时呢。

除了跟着我们出来的战士们知道我们的身份,无人能认出我们来。

小风不常跟在我们身边,远远达不到豆豆哥对我的熟悉程度。

反正我们刚来这个省,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过去找他玩玩。”

倾慕是个行动派。

而贝拉只觉得他脑洞大开。

不过出来这么久,他们确实也很辛苦。

倾慕只要一想到百姓,工作的时候就会拼命。

比如之前几桩案子,他甚至自己亲自去经历,然后采集证据交给倾容。

而且他们要融入百姓才能得到更真切的消息,所以吃的住的都是社会底层民众的标准。

前天,刚来b省b市,贝拉知道他睡眠不足,硬是让他这次一定住的好一点,好好休息两天。

眼看着,风轩跟晨曦一口气跑了两趟,东西拿完了。

两人刚进别墅,就听见一阵门铃响起的声音。

风轩让晨曦上楼去,选房间并且整理物品,一切他来办,等着午餐再叫她。

晨曦却是透过猫眼看了眼,道:“是个姑娘。”

她像个好奇宝宝,并没有要上楼的意思。

尤其门口这个姑娘虽然看着五官并不出彩,却是有种优雅沉静的味道,以至于她的五官也跟着越来越耐看了。

晨曦努努嘴,很小声地说着:“哪里来的姑娘?”

风轩好笑地将她拉到身后:“站我后面。”

高档小区,治安自然不用担心。

可是风轩的举动还是让晨曦觉得温暖,觉得他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

他开了门,望着门口的贝拉,问:“好,有什么事情吗?”

贝拉笑着道:“好,我住对面别墅的,咱俩是邻居。

是这样的,我丈夫中午要回来吃饭,我酱油用完了,过来借。”

“好啊!等着!”

晨曦咧开嘴笑起来,知道这个姑娘有丈夫还是邻居,她好像特别开心。

但见,她一阵风一样跑开了。

又一阵风一样跑回来了,又一阵风一样跑开了,再一阵风一样回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瓶酱油,还有一只碗,将今天新买的酱油打开,往里面毫不客气的倒了大半碗。

贝拉瞧着她,只觉得这姑娘可爱又好笑,连连道:“够了够了。”

道了谢,端着碗离开了。

晨曦哼着歌上楼去了。

风轩嘴角含笑,提着食材进了厨房。

刚穿好围裙,门铃声又响了。

风轩凝眉出去看,见一年轻的男子,容貌中等,高大健美地站在门口。

他开了门,问:“什么事情?”

男子他也不怕,他也是练家子。

倾慕望着他,问:“我老婆人在哪?”

风轩:“啊?”

“我老婆手机有gps定位,她刚刚才来到这个城市,我总怕她迷路进了什么怪哥哥的家里。”

“先生……”

“老婆!出来!快点出来!”

“先生,这里应该没有要找的人。”

“我老婆很漂亮,很年轻,外地过来的。”

“额……”

风轩瞬间的心慌。

该不会,那么好的晨曦……不会吧?

“老公!”

对面别墅的门开了,刚才过来借酱油的女人站在那里呼唤着。

男子回头一瞧:“老婆,我这就回来!”

他转身一言不发地走了。

风轩:“……”

贝拉跟倾慕肩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贝拉问:“一会儿我再过去借个盐?”

倾慕:“对面在做饭了,别去借了,再等一会儿,给他做饭的时间,然后咱们过去吃。”

贝拉:“……”

半小时后。

风轩在楼下喊晨曦下来用餐。

因为是别墅的开伙饭,所以风轩做了五菜一汤,暖暖新居的灶台。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