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下载在线ios

..co,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澈忽而开口,咬牙切齿道:“在乔勋灿出生第一天,偷走了他?”

空气凝固!

圣宁心里咯噔一下,猛然抬头,却见澈的面色阴沉无比!

倾慕端起茶喝了口。

沈歆旖有些无奈,自家闺女简直是没心眼啊,居然当着丈夫的面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圣宁泪眼婆娑地望着澈,有些心虚地小声道:“额,就是小时候的事情嘛,很小的时候了,幼儿园的事情。”

澈又咬牙切齿了几分:“要狐帝做的皇后,帮统领三千后宫佳丽?”

圣宁赶忙道:“也是幼儿园时候的事情!”

沈夫人笑呵呵地打圆场:“哎呀呀,都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小澈呀,也不用上纲上线嘛,幼儿园的事情又不能当真的。”

慕天星也道:“是啊,圣宁现在是的妻子,是孩子的母亲,别人也只能干瞪眼,不是吗?”

澈听着,脸上的表情终是缓和了不少,胸口却依旧起伏了一下,望着圣宁:“以后不许再提这些!再提,就洗去那段记忆!”

制服女生江若宁诱惑

圣宁:“……”

对此,倾慕竟然难得地没有护短,而是站在澈这边,教导女儿:“一一,这些事以后不要再提了,确实对现在、对以后都没有帮助,只有害处。”

圣宁点头:“我知道了。我只是刚才很感触。我不会再提了。”

昭禾在太子宫陪琉茵玩了两个多小时,回来之后,跟大家聊了会儿,就回房休息了。

还是澈穿着睡衣,单独睡一个被窝,昭禾跟圣宁一个被窝,昭禾在中间。

待昭禾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进入甜蜜的梦想,澈忽而松开手,对着女儿的后颈点了一下。

圣宁大惊:“?”

澈一脸淡定地取出一个小瓶子,把昭禾装了进去,盖好瓶子,又单独给瓶子设了个结界。

这才掀了自己的被子,扑向了娇妻:“新婚燕尔,用来带孩子,太浪费了。”

澈本就想,再加上圣宁晚上说错了话,新欢旧恨,澈都撒在她身上,好一番折腾。

如此甜蜜的日子过了几日。

倾容大婚前一天。

一架直升飞机自宫外飞来,稳稳地停在了月牙湖边。

昭禾此刻正在书房,被沈歆旖守着,乖巧地握着钢笔,练习写字。

甜甜很快跑来,微笑着道:“皇后,二殿下回来了,玄心公主,还有小六也回来了。”

沈歆旖听见儿子跟儿媳回来,脸上笑容放大,望着昭禾:“是……”

“是二舅跟二舅妈回来了!”昭禾歪着小脑袋,甜丝丝地笑着:“小六原本是一条白色的大狗,被我爸爸带回天上重新投胎,变成了一条黑色的大狗,但是具有神力!”

众人欣喜地笑起来:“对的对的,我们昭禾真是太聪明了。”

倾蓝是直接被流光他们邀请去功德王府的,不然凌冽夫妇不待见他,不让他住皇宫,他老去倾容那边,或者住在国宾宾馆都不合适。

反正都是亲家,也是一家人,住在功德王府谁也不会说什么。

而裳生跟玄心则是直接带着小六回寝宫。

小六一下直升机,拦都拦不住,直接去湖边找它的好朋友昭昭去了。

而沈歆旖带着昭禾出来,远远地就看见裳生下了直升机,而玄心也在裳生的搀扶下,缓步下来,两人并肩走来,沐浴阳光,俨然一对金童玉女。

昭禾睁大眼睛,望着裳生,努力寻找他与小舅舅还有妈妈的相似之处,却发现这个二舅舅的眼睛,居然不是漆黑色,有些好奇。

迩迩对她讲了不少,却没讲二舅是从二爷爷处过继来的。

昭禾又侧目,仰望着沈歆旖,沈歆旖的眼睛美如星辰,深邃璀璨,蒙着一层幽蓝的珠光,她记得倾慕双眼漆黑,跟她一样。

那为何二舅舅的眼珠会是这个颜色?

大家都不知道昭禾心中所想。

只是看见一个圆润白糯的孩子,睁着一双大的出奇的眼睛,面带讶然地一会儿这里看看,一会儿那里瞧瞧,好像在寻找什么,伶俐可爱的样子,萌化人心。

玄心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母后!儿媳见过母后!母后,这可是一一的女儿吗?”

不然,宫里怎会刚好有这样年纪、又这样可爱的孩子!

“母后,”裳生走来,双眼落在昭禾身上,几乎不用问,就确定了:“昭禾!”

“二舅舅!二舅妈!”昭禾扬起脑袋来笑:“们两个长得真好看哩!”

裳生沉默却欣喜,俯下身,一把将昭禾抱起来,然后丢出去,再接住,丢出去,再接住,脸上俱是欢喜与激动,最后抱住了,再搂着昭禾转圈圈。

昭禾裳生怀里一惊一乍的叫着,最后才稍稍放心地咯咯咯笑起来。

沈歆旖瞧着,又好笑又生气:“快放下快放下!”

玄心也是提了口气,生怕裳生失了手,见昭禾一直稳稳被抱着,这才安心。

“不放!”转完圈圈,再举高高,裳生激动地又想笑又想哭:“哈哈哈哈!昭禾~昭禾~可是我们这一代姊妹里,最早诞生的后代!哈哈哈哈!我当舅舅了!”

“快放下她!”

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

裳生高高举着昭禾的小身子,侧面一瞧,却见迩迩拧着眉,一脸冷情的站在不远处,双眸竟是眯起戒备地望着他。

裳生不明白大皇兄为何这样看他,乖乖把昭禾轻放下,望着他:“大皇兄,我第一次见昭禾,心里喜欢的紧,我……”“注意措辞。”迩迩上前,把昭禾拉到一边,盯着裳生:“什么叫做第一次见便喜欢的紧?这是想告诉别人,对昭禾一见钟情?别忘了,已经有王妃了,小五叔大婚

过后,也该大婚了。”

裳生不明所以:“干嘛啊,我自己的外甥女,我还不能抱抱了?”

忽然,他想起什么,愣了一下,又笑着道:“哦哦哦,对了,大皇兄跟昭禾已经互许心意……”

“闭嘴!”迩迩凝眉:“不要胡说八道!”

言罢,他双手背在身后,环顾四周,气场十足。

裳生想起这是寝宫外围,赶紧闭了嘴。

昭禾站在迩迩身后,忽然歪着一颗小脑袋,露出一张笑的甜美的小脸,问:“二舅舅,跟二舅妈这次回来,可有给昭禾带礼物?”

“当然有!”裳生心里痒痒的,多想抱抱再亲亲,偏偏二恶人挡在中间,像一尊门神:“二舅那么疼昭禾,怎么会连见面礼都不给昭禾带呢?”

玄心笑着,地上两袋东西,给了昭禾:“一袋宝石是我跟二舅舅给的,还有一袋彩玉是二爷爷给的,昭禾,这是我们从北月带来的见面礼,希望喜欢。”

昭禾伸出小手接过,美滋滋地笑着:“我最喜欢宝石了,谢谢二舅舅,谢谢二舅妈。”

说着,她轻轻扯了扯迩迩的衣袖:“白洛迩,咱们回家!”

迩迩低头望着她,眸光柔了又柔:“好。”

沈歆旖笑了:“好了好了,走走走,回家了。”

大家一同向前,沈歆旖八卦地搂住玄心,好奇地打量着:“玄心啊,肚子有消息了没?”

玄心小脸蹭地一下红了:“还、还没呢。”沈歆旖不由蹙起眉,望着裳生:“嘟嘟啊,也是北月的储君,子嗣上还是要勤勉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