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下载app下载安卓免费

,精彩免费!

“来啊,你不杀我,你就是我孙子!”亓官鈺的脸上怒意横生,这个被冠以妖王称号的女人终于露出了她的真实面目,“今日只要我一死,未来百年,我保证整个隐世江湖永无宁日,不仅如此,整个华夏也休想

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

“你商陆儿早就过了天门,只不过是有一缕神识留下。等你油尽灯枯之后,这小子就要承受所有的代价,你认为他承受得起!”

亓官鈺丝毫不惧陈强手中的真武之剑,确切的说,此时的陈强不是陈强,而是占据了陈强身体和灵魂的商陆儿!

六十年前药王谷谷主商陆儿!

“在我油尽灯枯之前,我敢保证可以灭掉所有妖人。”商陆儿的回答比亓官鈺更加干脆,亓官鈺够狠,商陆儿更狠!

面对亓官鈺的威胁,商陆儿给出了更加斩钉截铁的答复。

他确实不能存在太长时间,但是在他存在的这段时间里,他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将所有妖人灭杀。

没有了妖人,这天下何患大乱?

对此,亓官鈺冷笑一声,说道“是么?是谁给你这么大的底气,不说你的这缕神识根本没有天人之力,就算是有,我亓官鈺又会是毫无准备么?”

“不怕告诉你,我还有七员猛将分列华夏各处,只要我一死,他们立刻就会制造前所未有的灾难。不要怀疑他们的能力,我敢保证,这场灾难谁人都抵挡不了。”

如花似朵清纯女孩天真烂漫生活照

亓官鈺仿佛早就直到今天会碰到商陆儿一般,暗地里早就准备好了万之策。

要不然亓官鈺又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底气来面对六十年前悄然升入天门的商陆儿。

能够被冠以妖王之名,亓官鈺又怎么会是泛泛之辈!

“你到底想做什么!”

陈强,也就是商陆儿松口了,很显然,亓官鈺的威胁是商陆儿不敢去尝试的。

如今的华夏安稳太平,着实经不起太大的折腾。而妖人又是最为随性之人,万一真的像亓官鈺说的那样,有七员猛将在华夏制造灾难,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喂,姓商的,我们可是早就说好了,绝对不能威胁到华夏,否则老子绝不答应!”

脑海里,陈强的意识不停地像商陆儿发起警示。

商陆儿虽然占据了他的灵魂和身体,但是陈强的意识并没有因此而消失,相反只是被商陆儿逼到了灵魂的角落里并且无法操控这副身体罢了。亓官鈺的威胁把陈强吓得不轻,他才不管商陆儿和亓官鈺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他只知道,华夏绝对不能出乱子,要不然他回头怎么向谢文礼交代,怎么像华夏老百姓交

代!

在继承药王宝典的时候,陈强就隐隐感觉到这场罗天大醮是专门针对他的。特别是妖人攻山的企图也是冲着他而来,而不是什么真武之剑。

当然,抢夺真武之剑也是妖人攻山的目标之一,但根本目标还是在他身上。

确切的说,是如今占据着他身体的商陆儿,这个药王谷六十年前的谷主!

“你就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亓官鈺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得很,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着了她的道,你给我老实点。”

商陆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都这个节骨眼儿了,陈强还在脑海里给他添乱,他难道就忍心看着华夏遭遇浩劫么?

别忘了,他也是华夏人!

“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我要你手中的真武之剑,还有你的药王宝典。”

亓官鈺的嘴角缓缓勾起,不管是真武之剑还是药王宝典,那都是绝世之物。

二者就算得到其一都能让亓官鈺的实力再上一层楼,更别说二者兼得了。

“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商陆儿不满的看向亓官鈺,“你想要真武之剑我可以理解,但是药王宝典对你来说根本就没啥用,你压根儿就不可能学会药王经。”

“我不能拿来当厕纸么?到时候我把药王经部打印出来,让我的手下部用来当厕纸,你不服?”

亓官鈺咄咄逼人,一番话更是差点没把商陆儿活活呛死。

用药王经当厕纸,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亓官鈺说得出来!

“亓官鈺,可不可以换成其他条件?真武之剑我肯定不能给你,药王宝典更是不可能。”

商陆儿的口吻变得缓和了下来,“看来我们相识多年的份儿上,你换个条件怎样?”

“行啊!”

商陆儿本以为亓官鈺会为难他,没想到亓官鈺居然是一口答应下来。

可就是如此,商陆儿反而感觉有些不妙。直觉告诉他,亓官鈺接下来提出的条件肯定会前面两个条件更加苛刻!

果不其然,只见亓官鈺冷笑一声,道“我要你废了这小子的药王经,我要药王谷永无传人!当然,我还要看着你在我面前再自尽一次!”

“我擦,管老子屁事啊,你欠下的风流债凭什么要老子来还!”

陈强发出了不满的抗议声,这是商陆儿和亓官鈺之间的恩怨,怎么扯到他身上来了?从头到尾他可是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把他当成牺牲品!

他能够走到今天靠药王经,这要是没有了药王经,他岂不是又要变成当初那个陈强了?

“好,我答应你!”

商陆儿直接无视了陈强的抗议,爽快的答应了亓官鈺的条件。

“不过我也有个条件,从今往后,你们不得再涉足隐世江湖,更不能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要不然我就是舍弃天人之位,也要下来将你们碎尸万段。”

商陆儿高举手中的真武之剑,随即一剑刺向了自己的眉心,“亓官鈺,从今往后,你我互不相欠!”

“陆儿!”

雨瞳一声痛呼,虽然她知道这只是商陆儿的一缕神识,可是看到商陆儿自尽,雨瞳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一旁的轩辕紫衣和兰心虽然没有像雨瞳这么夸张,但是神情里依旧写满了落寞。看着陈强的身体轰然倒地,刚刚还趾高气昂的亓官鈺忍不住眼神一黯,摇头喃喃道“商陆儿啊商陆儿,这天下最不懂我的人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