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院app破解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费蓝赴约,坐在了绫清玄之前坐的那个位置上。

菜品上齐,费蓝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

她之前已经吃过了,现在根本没什么胃口,但尤洹邀请她,她不能表现出没有食欲的样子,只能吃一点。

“费小姐,知道我为什么对们公司的童凌感兴趣吗?”

牙齿碰到叉子,一股火气蹭上来,费蓝问道:“为什么。”

“因为她不听话,不好掌控。”尤洹起身道:“而,太听话了。”

时间已经很晚,饭吃到一半尤洹就走了,费蓝毫无知觉的往嘴里塞着牛排,即使她已经撑到不行。

尤洹直言不讳,说她功利心太重,意图明显,聪明的男人是绝对不会喜欢她这样的女人。

即使她有傲气的资本。

“蓝蓝,别吃了!”

外边下起了雨,何浩跑进来时身上湿漉漉的,他拉起费蓝。

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

这剧烈的动作让她完全承受不住,呕吐了起来。

胃里抽痛,她这两年陪酒赔笑陪吃饭,现在居然被一个外人戳破,还被鄙夷。

“何浩。”她突然心里委屈,转身抱紧了那个一直在背后默默跟着她的男人。

何浩心中惊喜,紧紧抱住了她。

女人感受到了他的欣喜,那股优越感又冒了出来。

“何浩,带我去酒店。”

……

绫清玄没傻到真的用两个小时回家。

灵气一罩,灵剑一御,顶着雨她就回了家。

男人躺在沙发上熟睡,手里还拿着经济学的书在看。

绫清玄知道他最近在自学这个。

毕竟他下定决心要好好和绫清玄在一起,光靠码字的话,以后肯定支撑不了两个人的生活。

“尤溪,到床上去睡。”绫清玄光明正大的捏着他的脸。

冷气入侵,轻微的不适让男人睁开雾蒙蒙的星眸,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当做抱枕一样。

潜意识的动作,体现了他对她的依赖。

绫清玄想着,有空得换个大点的沙发了。

“尤溪,这个姿势不舒服。”绫清玄推了推他。

对方又睡过去了,小姑娘霸气的起身公主抱,将一个大男人给抱到床上去。

尤溪之前说,他有那么点喜欢她,会尝试着更喜欢她。

绫清玄也觉得应该慢慢来,太快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所以她没在尤溪的房间里留过宿。

没想到她刚松开,对方就缠上来,把她压在床上。

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蛊惑。

“陪我睡。”

绫清玄干脆不走了,调整了下姿势窝在他怀里。

第二天一早,尤溪就一脸懵逼的看着怀里睡得正香的小姑娘。

他们俩怎么……

抱着的肌肤变得僵硬,绫清玄蹙眉睁眸,见他发呆,伸手晃了晃,“怎么了?”

难不成是受刺激了。

男人白皙的脸上瞬间泛红,异常严肃,“亲爱的。”

“跟我结婚吧。”

他们都睡在一起了,不结婚就是耍流氓。

尤溪很纯情很传统,行动力十足,说要结婚,立刻就把自己的户口本和所有东西全都放在了绫清玄面前。

“等等。”他突然收了回去。

绫清玄歪着脑袋看他,这是要反悔?

趁现在他好骗的时候,就应该赶紧骗到手。

“可以结婚。”绫清玄淡淡道。

尤溪一脸慎重,“是女方,要好好考虑一下,比如想想我有什么缺点不能接受,还有生活环境和对未来的考虑。”

“我不能让跟我一样莽撞。”尤溪还很正直的承认自己心直口快。

他怕自己的冲动,会影响婚后绫清玄的反悔。

如果她以后喜欢上别人,不要了他了怎么办,如果她无法容忍他的缺点,想离开他怎么办。

总之,他不想拥有失败的婚姻。

绫清玄看了他一会儿,回了自己的房间。

尤溪突然喉头发紧,却没拦住。

他心里打着鼓,等了会儿,小姑娘才把一个塑料袋给他。

“这是?”

绫清玄示意他打开。

袋子被打开,里边是各种银行卡和钥匙,还有户口本和身份证件。

尤溪一下说不出话来。

【……】大概是这么贵重的东西包在塑料袋里令人无语?

“今天去民政局的话,我打个电话请假。”

绫清玄刚晃了下手机,整个人就被尤溪给扑倒。

“确定不会反悔?”

“不会。”

重死了,快给本座起来!

两人穿着白衬衫,去民政局拍照领证。

不少来领证的情侣都侧目看着这两个人,只觉得无比般配。

绫清玄帮他整理衣领,说道:“她们说真帅。”

尤溪耳尖嫣红,撇开目光说:“那觉得我帅吗?”

“帅。”

男人心满意足的牵着她的手。

红本本拿在手里,尤溪瞬间踏实了许多,好感也蹭蹭往上冒。

婚姻一直都是他的心结,他想要,绫清玄就给。

两人第一次在外边一起吃饭,尤溪困到不行,强撑着精神喝了点小酒。

“童凌?”萧丘学校今天组织活动,他没去,在这兼职服务员。

他看到绫清玄自然是高兴的,但看见两人郎才女貌,还穿着同样的白衬衫,心里揪作一团。

“这位是?”

尤溪见他的眼神有些奇怪,扫了眼,语气疏离又不失礼节。

绫清玄把盘子里的牛排切好,放到尤溪面前。

“秋风萧萧。”

萧丘没想到她直接把自己的笔名说了出来,难道这人跟绫清玄的工作有关系?

男人起身,伸出修长漂亮的手,“好,我是溪溪。”

他懒得取名才打了这样的笔名,直接念出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萧丘莫名其妙的跟他握手,随后反应过来,“是溪溪?我一直在追的文呢,最近那起凶杀案的情节……”

萧丘兴奋没几秒,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走到这的,“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们是在谈工作吗?”

尤溪要早入门几年,所以萧丘一直将他当做前辈。

现在见到真人,还这么高大帅气,他有些羡慕。

尤溪道:“不是工作,私事。”

萧丘看着那切好的牛排,那是绫清玄亲手给切的。

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他问道:“那私事是……”

“领证。”男人俊秀的面容看起来格外认真,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萧丘手脚有些发凉,猜测道:“结婚证?”

“嗯。”

暗的那颗心,终于冷却,碎成了渣。萧丘有些无力的勾唇道:“那恭喜们了,店里有点忙,我先去做事。”